百花狼藉。

我是個記錄人生的寫手

也是個說書人。



于唯/14/7/22
http://www.plurk.com/lty607

靖蘇-無題(下)

[可是你已經對我們不聞不問這麼多年,你還捨得再棄一次霓凰嗎]

你捨得再負我一次嗎

蕭景琰皺眉頭盯著檜木深的茶几

 

梅長蘇聽到這句笑了出來說了一句毫不相關的話

[陛下還是跟以前一樣] 

[甚麼?]  

蕭景琰抬了抬頭對上了自己從小的玩伴那雙從一開始就帶笑意的眼睛 

[你的眉心阿,皺的要多緊有多緊] 

他伸出了藏在袖中的手,戳著現在坐在他面前蕭景琰的眉頭 

[小殊] 

他抓下對方的手略感不耐的叫著

 

[就跟小時候一樣,你們都還是你們,我已經不是你們熟悉的人了,他不會回來了]  

語氣一下轉冷他就只是自顧自的說著

 

[陛下也不用再挽留了,蘇某去意已決,天色晚了陛下請回吧 這時間宮裡的太監找不到陛下可就麻煩了] 

 

梅長蘇飲盡杯中冷掉的茶下了逐客令

 

[先生不同意留在金陵我是不會走的]

蕭景琰對對方的態度感到訝異,但是自己也是不會妥協的

 

[你再囉嗦半句我即刻走人! ! ! ! ! ]

他吼出這句,便叫人把蕭景琰請出房外 

 

蕭景琰再也拿他沒有辦法了,臨走前他囑咐了蘇宅的手下給他帶句話

 

[宗主,陛下說離走那天 他會等您的 ]

手下在房外跟梅長蘇回報

 

梅長蘇已經淚光滿面,痛哭失聲

 

景琰阿景琰你真的很會給我出難題

可是我已經到達極限了阿

突然下了逐客令是因為他怕蕭景琰再多逗留,自己便無法承受心裡排山倒海的愛意

 

是,他內心是渴望留下的

但是他不行也不該留下

離去這樣做, 對誰都好 

他已經離去很久了林殊已經是個死人

他現在是梅長蘇,江左盟宗主 一個跟金陵毫無相干的江湖人

 

他一直告訴自己要振作堅強起來,看到霓凰還能忍住

但是看到蕭景琰就忍不住了

他欠他的已經不是義了,而是情

 

 

出宮那天還是很寒冷的天氣,雪下了一夜絲毫沒有要停的跡象

梅長蘇的馬車已出了城門,只是在長亭不遠處他要求了下車 

 

[宗主 天氣寒冷您還是回車內吧]

甄平不理解為何自家宗主硬是要出馬車

[我去見他 你們在這裡等我飛流陪我去就好 ]

 

在飛流的攙扶,梅長蘇步步靠近長亭

 

才發現蕭景琰已經在那裡恭候多時身上的積雪都沒有撥去

 

但梅長蘇在此時止住了腳步,看了看蕭景琰的背影一眼

他轉身離去

[ 嗯?  蘇哥哥 水牛? ] 

飛流不理解為甚麼明明快走到了卻不去跟蕭景琰說說話

[飛流阿,蘇哥哥不敢見他,欠他的太多了] 

梅長蘇輕咳但繼續走著

 

 

蕭景琰聽到他的咳嗽聲才發現他已經要轉身離去

 

小殊你就那麼不想見我嗎連最後一面就差幾步都不願意 

他心想 然後急忙衝出長亭

 

[先生 先生 蘇先生!!!] 

蕭景琰在雪地中望著梅長蘇的背影,竭盡全力的出聲叫住他

 

盼那人轉身,不再離去

 

他不想再錯過他

 

但那人只是徑直的往前離去,他滿臉淚痕沒有被任何人看見 

只有雪花拂過

 

[林殊 ! ! ! ! ! ! ] 

蕭景琰這聲喊得疼痛冷風無情的灌進他的喉嚨,眼淚也隨雪花飄落在雪地裡

他希望他不要再離開,不要再離開自己身邊

 

13年夠久了

夠他心死 頹廢失魂落魄

他不想再體驗一次失去林殊的感覺

那種撕心裂肺無法承受第二次

 

梅長蘇聽到這句征了征,卻沒停下腳步

“景琰阿,我早就已經不是林殊了”

 

[ 你  愛 我 嗎 ! ! !  ] 

蕭景琰痛哭失聲的跪倒在雪地中不斷哭吼 

 

但林殊終究沒有出聲回應,只有無聲的淚水反映出最真實的聲音



後記:

耶我做到了 (應該的好嗎 

虐蕭景琰萬萬歲

結尾覺得有點爛 不過現在這樣很喜歡 看之後覺得哪樣比較好再改吧

結果我還是沒想到名子

歡迎取名 (欸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
©百花狼藉。 | Powered by LOFTER